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食王传》

抱歉

为避免版权纠纷的麻烦,只能比起点慢更。
[fly]我是一只乘风飞翔的鸟[/fly] 一杯清茶一盏灯 坐看 一羽轻裳 飘 如雪

TOP

坐下慢慢看

TOP

起点有号的都帮顶下吧

今天看了其他人的,我心里是哇凉哇凉的,我的推荐才310,别人的也都是十几万字,推荐都破千了.郁闷
[fly]我是一只乘风飞翔的鸟[/fly] 一杯清茶一盏灯 坐看 一羽轻裳 飘 如雪

TOP

消失好久的水汀又开始冒泡了,欢迎。。。。原来你还是位大才子作家呢。。。。。。羡慕。
" w' u9 C2 T% Y* C看你这《食王传》想来你应是位很会做菜的美食家,原来你还这么多才多艺。。。。
2 [) D6 d) q8 A8 ?
0 |& M* z- Z2 h6 C+ Dwww.xmjeep.com/ z: u; B1 q; U; W0 {
感谢分享~~~~~~~~~~~~~~
至远者非天涯而在人心;至久者非天地而在真情;至善者非雄财而在康乐;至美者非华丽而在朴实。

TOP

引用:
原帖由 水仃 于 2011-7-4 21:59 发表 4 u% R  c* b3 R, f0 X
今天看了其他人的,我心里是哇凉哇凉的,我的推荐才310,别人的也都是十几万字,推荐都破千了.郁闷
. M8 z0 l6 w" a& f. Y; {
厦门越野联盟1 @# i# ^; J4 e8 J4 u7 n
厦门越野联盟& |% R, n# A$ E

: }% f3 P* d& Y( Z$ {现在都流行穿越。。。。可你这穿越太正经了。。。。。。。。别人都是什么妃什么王什么总裁或什么前妻前夫的穿越。。。。。然后女主角美的闭花羞月,男主角帅的天地失色,接着就一群男的爱一个女的死去活来不爱江山只爱美人,要不就一群女的围着一楚留香翻版转。。。。。。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你这我还没看着沾边呢,难怪点击力不如人家。。。。。
至远者非天涯而在人心;至久者非天地而在真情;至善者非雄财而在康乐;至美者非华丽而在朴实。

TOP

第八章 终于有家了

  至于说让王况签下死契,从此一辈子卖身他家,这东家想都没去想过,很简单,以他一个小小建安城里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客栈老板,如何捂得住王况?不要说那些有后台背景的大商人,就一个建安县令,只要一句话,他还不得乖乖把王况献上?与其说日后便宜了他人,还不若自己趁着王况年纪还小,没什么名气的时候略施援手并给予保护,日后等王况发达了,这份恩情,怕是王况一辈子都得记住吧?以王况现下表现出来的,将来成长为烹饪界的传奇人物,那肯定是板上订钉的事情,只是他却不知道,不要说日后,就现在的王况所掌握的集一千多年经验积累的烹饪技巧,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大师了。有什么能和让一个日后的烹饪大师欠自己一个人情更划算的买卖呢?
) k  l: Y6 L; j5 j, V, [  “将来,只要他肯指点家里两个小子一二,我孙家也是子孙无忧了。”东家这么想着。打定了主意,只要王况愿意留下,就将两个不喜学文又成天只知道疯玩的小子也派到厨房来干活:“自己的儿子和人家还真是天差地别啊,差不多的年纪,自己的儿子还只知道天天和邻家的一帮小子在泥地里滚,看看人家。。。。”0 i; m( g( m4 W1 L) ^  ~' s; U) z
  打定主意,便把王况拉到一边:“哥儿,实不相瞒。虽说民风淳朴,但世上总还每多仗势欺人之辈,看哥儿目前光景,怕是连自保都没办法,就凭哥儿目前手艺,若是被某些有来头的无良之人掳了去,强签下卖身死契,怕是哥儿这一世再难翻身。老朽也明人不说暗话,就是想让哥儿指点指点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小子一二。哥儿目前实在不宜过多展露手艺,免得有小人存了觊觎之心。哥儿在客栈里不需动手,且哥儿目前这身板,怕是也受不得那些劳累。老朽是想,哥儿且安心呆在这客栈里,到厨内实在需要你相帮了你才出手,平时间老朽也不要求你做什么,等哥儿日后成人了再自立门户,如何?”% B9 F) m! ~9 F* X3 l$ O
  话说到这份上,王况再傻也不会拒绝了,而且这东家一句话点醒王况:这时代可是有家奴的。真要发生东家所说的情况,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再看这东家胖脸上流露出的关切之心,也知道这东家是存了保护自己之心,再说了,教教他两个儿子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后世来的王况可没那么些的密技自珍的想法。想学是吧?我教就是了。这样一来两边各取所需就是。厦门越野联盟7 ?8 k. _7 y( a5 e' H
  “既然如此,小子也不骄情了。”王况对东家微一躬身:“如此就谢过东家收留之恩了。”
4 y9 ~. K0 b$ I% F( q0 S4 Y  “呵呵”东家大喜,一缕山羊胡子也一抖一抖的:“哥儿不必如此,你教我那俩小儿,我管吃住工钱,也是应当。对了,不知哥儿贵姓,瞧我忘形的,一直都没问哥儿。”2 T& H( W. k' B9 z  \
  “不敢称贵,小子姓王名况,家中排行老大,现已是举目无亲,仅得与小弟二子相依为命了。”王况可不敢说出自己是王村人,开玩笑,叛贼余孽,到哪都是下大狱服苦役的下场。反正二子也无亲人了,从此以后,他就是自己的亲弟弟了。至于狗子这个小名,实在是那个什么,不说也罢。想起忙乎半天,还不曾知道这东家姓名,实在是无礼,便不好意思的问道:“不知东家。。。?”1 v3 |# i- J6 l$ P4 `, u
  “原来是王大郎。老朽孙铭前,不嫌老朽托大的话,大郎以后便叫我孙伯父就是。大郎和二郎(二子)想必目下还未落了户籍吧,这个老朽来办,建安衙门那些书吏还欠着客栈的酒钱,想必这点面子,他们还是会给的。”孙铭前接着便召来那个孙掌柜:“这是王大郎,日后他便是我们客栈的人了,给他安排一个独门小院,另外吩咐祝四娘子平时多看顾下。王大郎在我们客栈行动自由,孙掌柜你也不要吩咐他做什么,对外就说大郎是我家远房表亲。大郎,有什么需要尽管向孙掌柜的提便是。”
9 Q( L- i! o6 y- h( t" G# \9 m  王况和孙掌柜都应了,接下来孙掌柜的带着王况认了下客栈的人,算是互相见了面。王况这才知道孙掌柜全名叫孙金来,算是孙家族人,从爷爷辈起就当这客栈的掌柜的了。另外那个在厨洗碗烧火的婆娘叫祝四娘子,帮厨也姓王,叫什么名没人记得了,都管叫王师傅,是个老实本分的人。跑堂的三个,或多或少都和孙家沾亲带故,门口那个招人的叫孙二,里面跑堂的一个叫孙水根,一直忙着招呼客人,另一个后来被孙铭前叫进去帮忙的叫李春来,但大家都管他叫李大胆。% l  ?9 c( {  I+ }7 D! d
  认完众人,孙掌柜的便要带王况去认分给他的小院。王况想起二子还在外面等着呢,便告罪了声,出来在客栈门口的角落里寻到了二子。王况进去那么多时间也不见出来,二子等久了,小孩子本来就玩心重,这会正蹲在一边看蚂蚁搬家呢,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什么。
& s2 S* S+ r' o+ l: w  “哥,成了?”这几天在王况的强烈要求下,二子逐渐不叫“狗子哥”了,只不过有时候还会叫顺嘴了就是。此刻他见王况出来,一脸的喜色,聪明的他马上意识到,怕是今后再也不用像以前那般去乞讨了,牵了王况的手,心里还是要得到证实,眼巴巴的看着王况问。厦门越野联盟4 K( L' I5 E$ D# _. x
  “嗯,成了!我们有新家了。”王况牵着二子的手,百感交集,从现在起,我王况在唐朝的人生算是正式开始了。7 {  x( y3 q' U
  入得堂前,孙掌柜带他们进了后院,穿过牛马厩另一边的一道门,是一个死胡同,胡同的出口正是客栈对着的街道,不同的是,胡同口还是有道门的,只不过现在是敞开着的;胡同另一头还有一口井。有三个小院子并排着,孙掌柜带他们来到最里面的院子,说道:“最外面的院子原是先前的掌勺师傅住的,准备还留着给将来的掌勺师傅住,中间的院子是放些干货和祝四娘子住的,这最里面的一直空着,只是偶尔有本家亲戚来没地方住了才安排住这,一直都有打扫的,家什被褥也是齐全的。”www.xmjeep.com( c3 O8 c" K6 g. ^! X
  说是小院,其实不小,光院子就有二十来平米,墙边也种了两棵桂花,角落里还有几个矮石墩。房有两间,一间卧室,另一间是杂物间的样子,堆了些锅碗瓢盆等厨房用具。卧室也有至少二十平米了,在后世住惯了小居室的王况也不禁叹气:还是古代好啊,住得宽敞。4 n# K# C- j; b5 m
  等孙掌柜走了,王况才有时间细细打量自己的新家:夯实的泥地。一张简单的四方矮床,床上一床被子,没有枕头。一张类似以前在电影中见到的长案,底下铺着草席。一个大木箱。其他就再没什么了。厦门越野联盟! _. L+ }0 L( E0 m/ ]
此时的二子已经在床上打滚了:“太好了,我们有家了。哥,你说这就是我们的新家么?”虽然眼前的一切已经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但二子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昨晚还在道观里为生计发愁的他们,转眼间就如同上了天堂,有了家了。
6 {1 M4 @3 |/ C& K0 z6 y& p' d- P  “是啊,以后这里是我们的家了。”王况看着这个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小家伙,眼角有些湿润。这个陪着之前的狗子一路乞讨的二子,这个撑着柔弱的五岁身躯照顾自己的二子:“二子,今后你就是我的亲弟弟,我就是你的亲哥哥。”
$ ]. T+ |' `6 R: N2 H  “嗯,今后狗子哥就是我的亲哥哥。”二子跳起来,扑向王况,抱着欢喜说到:“我有亲哥哥了。”
: {& {2 x, Y5 W( M$ m) T# @  u  “从现在开始,你叫王冼,等你长大了哥再给你取个好字。以后,哥给你找个学堂上学去。”
7 @4 q6 Q" |9 L% O  才五岁的二子,哦,现在该叫王冼了。并不知道王况为什么要让他上学去,不过对他来说,王况说的就是对的,便高兴的答应了。
( v$ g1 Y& c, L4 G2 {  兄弟俩正聊着,那边祝四娘子在院子外叫了:“大郎,大郎。”www.xmjeep.com& @5 U( L4 \( }9 d$ ]
  王况出去,却见祝四娘子捧了衣裳,后面跟着李大胆和孙二,一个抱着大澡盆,一个提着一大桶热水进来了。& P" ?& C: Y$ I# W" ]" Z3 }
  指挥两人在屋里放好澡盆,倒好热水,孙二又去井里打了桶水进来兑了。祝四娘子这才对王况说到:“来来来,把衣服脱了,瞧你们这身泥样,赶快洗洗。”
[fly]我是一只乘风飞翔的鸟[/fly] 一杯清茶一盏灯 坐看 一羽轻裳 飘 如雪

TOP

第九章 泥鳅芋子(上)

  瞧那样子,祝四娘子有亲自上阵帮兄弟俩洗澡的架式,开玩笑,以王况三十多岁的心理年龄,且这祝四娘子看光景不过三四十岁的样子,哪能让她如愿,赶忙说到:“婶婶不忙,我们兄弟还得回原来道观里取些物事回来,等我们回来再洗了。”说完拉着王冼落荒而逃。
/ R% k6 h& j0 `3 Y' r$ z' }4 swww.xmjeep.com说要回去取东西,王况仅是个托辞,道观里实在没什么东西值得兄弟俩取的。不料待到了道观,却见王冼跑到那神像后悉悉索索的又掏摸出了个小布包,小心翼翼捧了出来。
/ w# Y: z- X9 f) N9 v% E5 V  “二子,这是什么?”见王冼那小心模样,王况有些好奇。0 v4 u9 j. ~- u. @4 W& h/ z
  “我娘给我的,说是我和我大哥各有一个。”二子打开布包,里面是个磨得乌黑发亮的小物件,拿起来仔细看了看,隐约能见到些纹理,应该是老花梨木做的,有好些年头的样子,表面被蹭的乌亮。物件的样式看起来很像是平常富贵人家挂在腰间的玉佩。想来是家里祖上困苦,又得给家中后辈点什么,就用花梨木雕了这么个挂件。
5 P! ]# ~3 x; J" O5 A; s% E  “那你大哥。。。?”王况有些不确定,又怕引起王冼的心思,不敢细问。5 Y6 ~. F7 P( |0 [! i2 N
  “娘说是早些年间走失了,一直没回来。”说到着,估计是想起了惨死的双亲,王冼有些哽噎。& T, ?( a( r# B- c
  “走失了未必就是没了,说不定哪天,你大哥就回来了。”王况安慰王冼,也没别的话好说,只能这么安慰。/ h' h- P- D4 w+ k/ M0 h0 H
  兄弟俩取了东西就准备回去,走了两步,王况想了想,把那个他们平时烹食的破陶罐也拎在手上: “这是我们兄弟俩的传家宝,不能丢。”他是想也留个纪念,纪念他来唐朝最初几天的困苦日子。www.xmjeep.com* H) E; ^: q. ?; y
  回转到客栈那小院里,见祝四娘子不在,王况赶忙拉了王冼进屋,闩好门,水还是温的,就在盆里洗了澡,换好衣服。) B, i5 ]2 t' }9 A+ k1 j
  衣服样式很简单,麻布做的蓝色短襟衫和裤子,一双木屐。此时棉布还大概未传到江南一带,平常人家也穿不起丝绸衣服。转了转身子,除了衣服有些硬外,倒还挺合身。
, n; x$ v( f& w$ x8 ~1 n  梳洗完毕,王冼在屋里东摸摸西摸摸,王况则来到院子,坐在石墩上,考虑着该再准备些东西,比如说枕头,这个王况倒是知道,唐时人用的多是木枕,富贵点的人家用石枕,更富贵的人家用的就是玉枕了,王况可不习惯。改天请祝四娘子帮忙缝两个枕套,塞进谷壳也不错,王况记得自己小时候睡的枕头里面塞的就是谷壳。还有这院子,得想办法做张石桌来,就用一块平板石底下垫几块石头就得,这样冬天就可以在院里晒着太阳喝茶,也是不错。。。
& Q& h- N, |4 \5 E# O2 H' X. ^  l- O  正想着,却听见胡同对面的客栈里吵吵嚷嚷起来。穿过胡同来到客栈堂前,却见是一个男子拿了个鱼篓在不住的哀求孙掌柜什么,而孙掌柜则是一脸无奈的样子。厦门越野联盟1 S* h- n* f3 j" A& x
  在旁边听了一会,王况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这男子叫胡六,平时就靠在河里摸些鱼送到客栈来换点钱为生,没想今日运道不佳,仅摸了些小鱼,还有十几条鳅子。唐时是没人吃鳅子的,因嫌它钻泥吃泥,土腥味极重。这男子摸了一天才摸到这些,想着家里还等着米下锅,没奈何,只能就拿了这些小鱼和鳅子来客栈试试。孙掌柜自然是不收的,所以这就僵持下来了。厦门越野联盟2 }& r+ S0 ]* J8 I) J
  见到鳅子,王况想起在厨房见到过有一筐芋子,突然怀念起以前老家一道名菜来,便拉了孙掌柜到一边:“孙爷爷,这鳅子也很好吃的,不妨收了,我来试试。”www.xmjeep.com5 V" B/ X* }8 O, e+ ^% N
  孙金来孙掌柜是知道王况之前有露过那么一手,只是对鳅子很好吃这个说法将信将疑,不过想到东家对王况的态度,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也不好说王况什么,况且毕竟做了几十年的掌柜,考虑得也比较远:若真的这王大郎能将鳅子做好了,日后客栈里又可多道招徕客人的菜,就是做不好,也不过是费点小钱。便吩咐李大胆匀了一斤米给那男子,把小鱼和鳅子拿到厨房去用水养起来。那男子见王况说了一句话让孙掌柜改了主意,还以为王况是小东家,便千恩万谢的谢过王况,拎了米准备回家了。
$ o( ~& l6 K/ c% w6 M9 v  “且慢。”王况拉住他,“若你今后摸到些其他的没人愿意要的鱼虾也不妨送来,我看看能不能用,能用的话就留下。”) K" j+ k' ]& l1 c
  一旁孙掌柜见王况这么说,心下里也有些不悦,只是想到东家的吩咐,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把不满藏在心里。
9 ^( n* n1 L& k1 z- |$ W厦门越野联盟  来到厨房,那个王师傅正忙着准备食材,祝四娘子也在一旁帮忙摘菜。掌勺师傅走后,整个厨房就他们这么个能做菜的了,也没人帮厨,为免等下客人多时手忙脚乱,便只能自己先将一些可以久放的食材先处理好了。王况将鳅子单独捞出到另一盆水里,切了两片姜丢进去,又滴了几滴麻油进去,一旁王师傅则是停下了手,一丝不苟的看着王况的动作,他可是也做了十几年的帮厨了,眼力还是有的,之前王况处理薯蓣的手法很是新奇,后来他也偷偷的试了试果然手不再痒了,因此他相信王况这么做肯定有些道理,但又不大好意思问,还是先看着吧。
! ~7 `- j7 B) H. H厦门越野联盟  处理完泥鳅,王况便在锅里加了些水烧着,又去筐里挑了几个芋子,这芋子可不是什么样的都好吃的,得挑那种鸡蛋大小,滚圆滚圆的又没大的芽尖的,做熟了才会面,还很香。洗净芋子后放锅里,盖上锅盖。自己蹲到灶前去添柴火。此时祝四娘子赶忙过来扒拉开王况:“我来我来,烧火的事哪能让你来做。”王况也就歇了手,见王师傅在一旁看着,知道他有些迷惑,就笑笑:“我准备做一道菜,呆会做得了请王师傅指点指点。”
( L( M" e. w# g% m% a. x2 g  “不敢不敢,不知道大郎准备做什么?我来帮你。”得,这是顺着杆子爬,想学艺呢,又不好明说。) {* V$ E. `0 s5 k8 b% g3 @$ `. |  T
王况也并未准备藏私,不就是做法么,了解了不一定会做,后世那么多菜谱满天飞,却又能有多少个大厨?说到底,做菜和做其他事情一样,还是要悟性。王况可不相信什么“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这句话。他始终相信,不管学什么,悟性最重要,就比如说王况以前每天花几个小时在英语上,结果四级还只是将将的61分,而有的人几乎没怎么学,那口语是溜溜的,和老外对起话来是一点也不含糊。再比如说,以前王况学开车,整个学员班里,就数王况花的时间最少,但结果却是教练一有事情要出去就让王况坐在副驾位置上指点别人。再比如说这做菜,有时候王况只要尝过一次,就大概能摸出做法来,并且能很快就做出毫不逊色的菜来。而有的人是手把手的教,怎么教也教不会。这就是悟性的区别。所以,王况坚信天才是靠百分之八十的悟性加上百分之十的汗水,还有百分之十就是机遇了。有的人不管怎么努力,在某领域上就是庸才一个,但是只要他找到合适自己的悟性的领域,那么他就很有可能是天才。以前王况甚至经常恶作剧的想,假如鲁迅大师一辈子从医,估计也只能是个庸医吧?www.xmjeep.com5 R$ A7 U9 F0 `
  “我准备做一道泥鳅芋子,王师傅能不能帮我找个带盖的陶罐来?另外请婶婶帮我生个炉火来,要旺些。”
! u# E" n2 ?9 R7 T  Q8 ^  那边祝四娘子把灶里的火烧旺后就生炉火去了,这边王师傅也寻得了一个陶罐。而王况,这时候已经拍了几个蒜头,切了段葱白和一些姜末备用了。没有辣椒这道菜就少了很多味道,但也没办法,估计辣椒还在传到中国来的路上吧。www.xmjeep.com* y! C! v: T3 A3 x6 X# a* j; s' P1 p9 W
  见王师傅拿来陶罐后在瞧那泥鳅,王况心里也存了指点的念头,毕竟孙铭前说的对,现在自己不适宜出名,如果以后这厨房要让王况来掌勺的话,以王况那种追求完美的心态,是肯定不会马马虎虎的随便做菜的,那样是对食物的极大侮辱。因此,自己几年内只适合站在幕后,帮孙铭前这间客栈培养一两个上得台面的厨师来,也算对得起他的收留保护之恩了。www.xmjeep.com2 E  \! c$ a2 X' N1 @
  “这鳅子平素钻泥里,肚肠内存留许多的泥,如果处理不干净,会有很重的泥腥味,滴些麻油和放几片姜就是要刺激鳅子把肚肠内的泥吐出来,这样做得后泥腥味就不那么重了。”王况见这时候盆里的水已经便浑浊了,便一边换水,一边对王师傅说。换得水来,复又丢了两片姜,滴几滴麻油进去,然后又倒了少许的米酒。www.xmjeep.com  Y# Q3 W, P/ v' v" f1 O4 g( _
  “那这酒又起什么作用呢?”见王况主动指点,王师傅明白王况也没藏似的意思,这是摆明了会教他这道菜式的,也就不在遮掩,直接问道。厦门越野联盟$ g/ i+ U' x; K& l
  “这第二次放些酒进去,一来是进一步刺激鳅子吐泥,二来是让鳅子有些醉,省的等会进锅后乱蹦,三来么,这样酒入鳅子体内,能进一步的去掉腥味。一般这酒要在鳅子下锅前一刻钟才倒,若早放了,放多了,鳅子还没入锅就醉死了,不好吃,晚放了,酒没入体内,也不大好吃。”
[fly]我是一只乘风飞翔的鸟[/fly] 一杯清茶一盏灯 坐看 一羽轻裳 飘 如雪

TOP

第十章 泥鳅芋子(下)

  “若是这鳅子能放一夜,倒也不用加姜和麻油,一夜后鳅子自己也早将肚肠内的泥吐完了,只是中间要换几次水,免得鳅子将吐出的泥又吃进去。”王况见王师傅明白了,就接着说。“这道菜叫泥鳅芋子,也就是主要由鳅子和芋子两个主要材料,其他配料也简单,就是蒜头,姜,酒,酱,葱,油和盐。另外可以根据自己口味加些其他调味就是。”在和王师傅说话的当间,王况看到了灶旁一角落里有一钵黑乎乎的酱,估计是豆酱,虽然没见到酱油,估计这时候也没有,但有豆酱也是可以了。此外他还欣喜的看到了一包胡椒子。没有辣椒,这胡椒也勉强可以代用,泥鳅芋子就是要吃的一身汗,那才过瘾,胡椒也是辛辣之物,一样可以辣出一身汗来。$ L4 m9 w9 j9 b  i- N
  估摸着时候到了,王况将锅里煮熟的芋子捞起放入一盆冷水中剥了皮,放一旁备用。此时炉火已经生起来,还没旺,但这时候的火侯刚好。
8 m& K" D- e" T+ Y9 Z+ x* Q  取了陶罐,将泥鳅捞起放进,把拍得的蒜头和切好的姜末丢进去,又丢了十几颗胡椒进去,倒上半碗酒,盖好盖子,放到炉火上煨。厦门越野联盟! S& m+ {3 ?0 }3 t0 V3 {5 F
  “用陶罐是因陶罐上炉后,热得比较慢,这样罐里的鳅子一来不会乱蹦,二来因慢慢加热,鳅子受热就会将酒喝入,这样去又是进一步的去腥入味了。”王况向王师傅解释,因讲得细,王师傅也听的一明二白的,不住的点头。. g: R$ C4 [6 y+ E1 U+ o3 T4 A; t
  焖了一会,鳅子已经死了,王况又揭开盖,舀了一勺豆酱进去,再放油,葱白,拌匀后又盖上盖焖了一会,此时阵阵的香味已经开始传开来。揭开盖,里面混合着酒,酱和油的汤已经快收半干了,又搅拌了一下,一直到泥鳅个个都弯曲成弧型了,有些已经在腹部裂了口子,这才倒了一瓢温水进去盖上盖子。这个道理倒不用王况说,要是倒冷水进去,陶罐就该裂了,王师傅也是明白的。
4 e  [4 u% T; r$ D9 q  等汤开了后,王况就一手托着剥好皮的芋子,一手拿刀,直接在手掌上将芋子横竖各切一刀成四块,放进陶罐里。接下来就简单了,等着再焖了小半个时辰,取了几片桂叶,就着炉火点燃后丢进罐里再焖上一会,这道菜就做得了。要是有黄瓜就好了,黄瓜切了进去,黄瓜香和芋子,桂叶及泥鳅的香味混合在一起,那绝对是人间美味啊。看来还是要留意下收罗着,有可能的话,以后要央人多方去打听一些从西域或海外流传进来的食材,尤其是辣椒,很多菜没了辣椒那就要逊色不少。
6 ^) ^$ m4 F/ J: P% H' ~6 ~  泥鳅芋子做得,已经是晚饭时分,唐时普通人家还是一日两餐,加上晚上又没什么娱乐活动,都是早早上床睡觉的,因此晚饭也比王况后世早。此时堂前已经三三两两的有住店的客人在进食了,因为王师傅纪挂着王况的这道菜,一时忘了做客人点的菜,堂前的客人已经渐渐的不满了起来,孙二和李大胆是一边陪着笑给客人道歉,一边忙着招呼新来的客人。孙掌柜见如此光景,也不禁火大,虽说厨师的地位超然,平素连东家也不轻易喝斥。所以孙二和李大胆也不敢来催促王师傅。但现在孙掌柜也不得不来看个究竟了。
# o+ g% u2 e" k& c( r5 fwww.xmjeep.com  还没进厨房呢,才掀起堂前后的那道草帘,就闻得一股子的奇香直钻鼻孔。帘子掀起,香味也飘到了堂前,那些叫嚷着的食客有鼻子灵的,不由得住了嘴,不住的掀着鼻子:“咦,什么味道?这么香?”那些反应慢的听他这么一叫,也闻到了香味。一时间,原本有些吵闹的堂前竟然一下很诡异的安静了下来。乘这机会,李大胆也赶忙跑去厨房看看菜做得没有,也“顺便”看看究竟王大郎刚做的究竟是什么,这么香。
9 Y$ |( ]( s, g8 r1 B3 r$ jwww.xmjeep.com  见到掌柜进来,王师傅这才想起堂前还有好几道菜等着上呢,连连讪笑着给掌柜的陪罪,毕竟他原来只是个帮厨,掌勺师傅走后没人才让他来掌勺,这地位自然没的比,因此也不敢像原来那个掌勺师傅一样动不动就对掌柜吹胡子瞪眼。
! p  q9 B- f) c. {  孙掌柜此时已经忘了进厨房的目的了,也不理会王师傅,迈开老腿,以少有的敏捷三步并两步就颠颠跑到散发香味根源的陶罐前:“呀系什开?呀系什开?(闽北语:这是什么)”) y5 ?$ J6 `6 `
  王况也不言语,之前孙掌柜的一点不满他是看到了的。遂取了只碗,从陶罐里舀了些泥鳅芋子,递到孙掌柜面前:“孙爷爷,您尝尝。”  u  U) t3 r$ r: v
  一眼就看到碗里的泥鳅,孙掌柜还有些不信:“这是鳅子?”
' j& J! Y8 T7 ^, Y8 `/ K  “嗯,这是泥鳅芋子,可惜少了味主要调料,做不出更好的味道来。”王况还有些遗憾。
4 I7 z1 Y1 ~$ m6 R8 v/ l  顾不得烫嘴,三口两口喝了汤,吃了泥鳅和芋子,孙掌柜两眼放光:“好好好,李大胆儿,速速去叫东家来。”他眼里分明看见一串串黄澄澄的铜板从四面八方飞到了富来客栈。
2 M5 k0 u" ?6 N: x3 [0 |) vwww.xmjeep.com  李大胆应声跑了,孙掌柜喘了口气,怨不得他不喘气,他当掌柜几十年,何时曾吃过这么香这么可口的吃食?尤其还是用平时根本没人吃的灰不啦叽的鳅子做成?转身连连对王况赞道:“大郎真是好手艺,真是好手艺啊。”想了想,叫来祝四娘子,另取了个大钵,倒了大半的泥鳅芋子进去,让她端到堂前,给那些刚刚一直抱怨的食客每人分一小碗,一来算是陪罪,二来么,也是乘机传传口碑。将来这道菜可算是镇堂招牌菜肴了。得知王师傅全程目睹了做法后,当机立断,给王师傅涨了工钱,让他守好嘴巴,不要外传。+ h$ f% s9 V; Y( s/ a
  见孙掌柜这么处理,王况也是暗中佩服,毕竟是几十年的老掌柜,处理事情来还是果决的。
! F2 `5 f$ a" j# u5 }6 {  闻讯赶来的孙铭前尝过泥鳅芋子后也是喜笑颜开,连连称赞。心下得意洋洋,佩服自己慧眼识珠,挖得王况这个宝来。在得到王况确认会将做法全教给王师傅后,就拍板王师傅从此就是掌勺师傅,等以后再来掌勺师傅,王师傅就专门负责做泥鳅芋子,又让孙掌柜明日起交代那些送鱼来的人,多多摸些鳅子来,与鱼同价。同时再次交代,以后王况在店里做什么,他人不得干涉。有了泥鳅芋子这道菜,富来客栈从此必定生意兴隆,说不得,以后还能开家酒楼起来。7 K) ^3 b8 B% S1 _9 i# i
  得知如果再有一味调料,泥鳅芋子味道会更好后,仔细询问了王况辣椒的样子,又听说岭南一带约摸会有此物,便吩咐平素机灵的李大胆:“打烊后去帐上支些钱,明日一早起程前往岭南寻访此物,找不到就不要回来了。找到了就给你涨工钱。”0 g2 Z" Q: W4 [
  李大胆也是高兴,若是自己找到这叫辣椒的东西,日后客栈生意兴隆起来,这其中也有自己的功劳,以东家平日待人不薄的脾气,自己今后的媳妇钱是有着落了。赶忙应了声。
5 e9 D6 g% p# f1 S1 |8 U, ?+ {  都吩咐完毕,孙铭前又把孙掌柜叫了过来,让他叫人把王况院里杂物间里的东西都搬出来,改成个小厨房,所有厨房里该有的家什都给一一备齐了。然后告诉王况:“大郎日后要做些什么吃食,就在那小厨房做就是,一来免得传得沸沸扬扬,二来以后自己想做些什么吃的也方便不是?日后说不得,伯父我还要常来叨扰一二。”8 N) h$ L& Q# r, Q
  见孙铭前这么安排,王况也有些感激,这么做是最好的了,既可以保密,也可以保护自己,虽然他自己是没有密技自珍的想法,但目前年纪小,没任何的根基,还是要低调为主,更何况有了单独的小厨房,以后自己要做什么也方便。于是趁着这机会让孙铭前帮着找块大平板石头来,以后吃饭就在院里吃,也是方便。. }3 h1 r) I' n1 l  X) `
  这边里面在商量着,外面堂前却已经是翻了天了。吃过泥鳅芋子的直喊不过瘾,还在央着祝四娘子多分些,一人才一小碗哪够,起码一桌要来上一钵才行。祝四娘子招架不住,分完钵里的就赶快跑了,留了个孙掌柜和孙二李大胆在那应付。; ~/ M! a- @. h0 G8 b, d5 f! l
  “掌柜的,别小器了,有多少端来就是,钱决不少你的。”一个食客大声嚷嚷到,引起一片附和。+ z+ r( T$ X# M: P9 P6 b& u4 t+ ^! m
“对不住诸位,实在是没了,后日保证一定有。”收鳅子可是要明日才能交代给那些送鱼来的农户,最快也得明日晚间才能有,因此孙掌柜也不敢说明日就有。
9 s! ?0 v2 p. _1 m+ r8 m  王况可不管这些,自己抡不动锅铲,就在旁边又指点了下王师傅炒了盘菠菜,拿了个托盘,又盛了两碗饭,连着一碗泥鳅芋子端到自己院里和王冼吃晚饭去了。
[fly]我是一只乘风飞翔的鸟[/fly] 一杯清茶一盏灯 坐看 一羽轻裳 飘 如雪

TOP

第十一章 富来客栈的春天(上)

  第二天,好睡懒觉的王况睡到太阳都爬上老高一节了才起床,王冼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玩了。打了水梳洗完后,喝了几大口井水,被水一刺激,胃就开始咕咕的抗议要吃的了。来到厨房,王师傅没在,估计是去采买食材去了,只得祝四娘子在里面忙着。见到王况进来,祝四娘子热情的招呼:“大郎起了?锅里给您热着吃食呢。”昨天的经过祝四娘子是看着眼里的,知道这是东家看重的人物,因此也存了十二分的小心,加上王况也才十来岁,正与自家儿女年龄相当,又是孤儿,那心里的母性就不知不觉的起来了。因此早上未见王况起来,也不用孙掌柜吩咐,就在锅里给王况热着了吃的。www.xmjeep.com) M5 R$ N# p0 |
  早餐很简单,一大碗粥,一碟腌茄子。王况虽爱美食,却不是挑剔的人,有条件就吃好的,没条件,简简单单的也能吃得津津有味。一碗热粥下肚,胃也舒服了,不抗议了。1 X) D' Y- Z; V4 d% _
  才吃完,却见得孙掌柜领了昨日卖鳅子的胡六进来,原来这胡六是城外刘庄的庄户,农闲时不光去摸鱼,还经常帮人做些泥瓦活。今日进城来是想寻着找些活干,找不到活再去摸鱼,正在城门口蹲着呢,却被孙掌柜看见,孙掌柜也是知道胡六会泥瓦的,就领来帮王况改厨房了。
' \" N  d. K0 w/ q$ N1 @  经过昨日的泥鳅芋子一事,孙掌柜早将对王况的一点点不满丢到爪哇国去了,现在的他看来,王况可是客栈的财神爷,一大宝贝,也就开始对王况的事情上了心。当了几十年的掌柜,也知道凡是大师傅,对厨房的布置有自己的喜好,就领了胡六来找王况,看看那厨房该怎么改。2 M8 t1 C" M: ]" E4 \! Q7 x
  王况抡不动大锅铲,因此既然那厨房是做了自己专用,就带着胡六去那间房里指点着该怎么怎么该,首先是灶,交代胡六垒个双锅灶,一大一小,大锅用来热水,小点的用来煮菜,至于要蒸东西,就到客栈的大厨房去就好了。灶旁又垒个泥炉,方便炖东西。灶还是高台灶,但灶旁砌了个高台,方便王况操作,等以后身量高了,再改台子就是。交代完后,在一旁侯着的孙水根也明白了锅的大致大小,一般垒灶都是要先有锅然后按锅的尺寸垒出锅台的,这就要去买锅,却被王况叫住。
/ [8 r& U4 G, ~' n; e6 b  王况是知道现在的锅都是没把的大锅,自己现下设计出的小灶要买的锅恐怕还要预定,既然要预定做,不如就做个合适的,带个把,以后自己有力气了也能重新体会炒菜时颠锅带来的快感。比划半天,没见过后世炒锅的孙水根还是不大明白王况要的是什么。干脆,王况跟着孙水根去铁匠铺子自己和铁匠说,顺便把一些现在没有的家什也定了,比如说刨丝的刨子,挤蒜汁的工具等等。8 J9 s2 v0 {7 N% x( g
  铁匠铺也不远,南门边上就有一个。起身前,孙掌柜又神秘兮兮的把王况拉到一旁,递给他一个钱袋,里面沉甸甸的,估计有好几十文钱。原来昨晚东家特地交代了孙掌柜,不再按掌勺师傅的定例给王况月钱了,而是小钱随用随给,到年底再给王况利钱,现在的孙铭前已经是彻底的把王况看成了平等的合作关系。也正是他的心态摆得对,为他日后的大富贵埋下了种子,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m6 f! r* u3 N' v# ~- H
  到铁匠铺后,那铁匠毕竟经年打铁,王况一说一比划,就知道王况要的是东西该如何做,大锅是现成的铸锅,小锅是没办法铸了,要现打,不过也快,下午就得。交代了铁匠锅先打好后送客栈里去,王况就让孙水根就抱着大锅回去了。自己手上有了钱,现在又没什么事情,王况准备逛逛,看看有什么好买的,就是王冼不知道跑哪去野了,不然兄弟俩一起逛街,买点吃食,也是件快乐的事。" C% W2 M1 j8 U+ Q
  城里一圈逛下来,也没见着什么好买的,逛到一家药店前,想起早上吃的腌茄,王况才想起在客栈里就没见过卤制食,只见到过酱肉。决定买些药材来卤东西。卤料的配方是王况自己琢磨出来的,琢磨出来后才发现成分和市场上卖的十三香大致相同,所不同的是用量比例不一样而已。后世他的冰箱里还有一大罐卤了多年的半陈年卤汤呢。; C8 N) h% C% s# C. I
  到药店买了些八角,草果,肉蔻,陈皮,丁香,黄芪,甘草,当归,熟地,小茴香,白芷,良姜和砂仁(小豆蔻),其他香料客栈厨房里有,倒也不用买,没酱油也很简单,就把厨房那酱舀些将汁水过滤出来用就是。药店倒也细心,因王况没拿药方去的,所以就帮王况每种药材都单独包一小包,免得搞混了。  开玩笑,要是搞混了,煎药时一个不小心煎错了,出了问题不还得说我药店不良啊?伙计心里埋怨着不知哪家的,让这么个小孩子来买药,也不说清楚。他哪知道王况买去跟本不是煎药喝的。
5 P) e! B, t( u2 n4 W" L! S$ x  路过遏跃跟的羊摊前,却见得他摊前的两张小胡桌上已经是人满为患,看样子生意很是不错,遏跃跟正忙着呢,抬头看见王况,连忙招呼:“大郎来了啊,来喝碗羊汤。”他眼力倒也尖,眼见得王况身着一身新衣,脚上的木屐还是那种有钱人家用皮子做系(系:用于将木屐绑在脚上方便行走的绳子,有点类似现代人字拖的上面“人”部分,不过不是像人字拖那样,而更接近于草鞋上面的草绳)的那种,远比普通人家用麻绳做系的高贵许多,也就明了王况应是有了际遇。, e: `" Z, |! ^6 l. K* n
  “不了,谢谢大叔,您忙着,改天得空我再来,说实话,一天没喝大叔的羊汤,还有些想念呢。”王况笑着推辞,见的对自己有恩的遏跃跟生意好起来,他也开心。
  j  b' j. l, p0 f- D" Z- `  “那可说好了啊,一定来哦。”遏跃跟见王况手里拎着几个小包,大概还有事情,也就不再坚持。
8 y2 _( t) q! _7 q5 s厦门越野联盟回到客栈,孙掌柜见王况手里拎着几个草纸包,好像是药的样子,现在已经将王况当成宝贝的他不由的心里一抽:这小祖宗得病了?赶忙上前一把就搀住王况,也顾不得自己老胳膊老腿的了,扭头冲旁边正在抹案子的孙二喝到:“没个眼力见的,没见大郎手里拎着东西呢,也不来帮衬一把。”又转头问王况:“大郎这是。。。?”病这一字他可不好乱说,忌讳着呢,别没的病的被他一说还真病了。
% D! i0 M" u1 H9 @. R# S厦门越野联盟  王况哪里知道就这一会工夫这老头心里已经绕了多少道弯了,笑说到:“孙爷爷也太爱护小子了,不就几包药么,轻飘飘的,自己能来,再说孙大哥这不忙着呢。”www.xmjeep.com7 x" \5 H& T9 t
  这话一出口,可惹祸了,那边孙二听的赶快丢下抹布,三步并一步就蹦了过来,只嚷嚷:“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大郎我来背你回房歇着。”那边孙掌柜已经扯着老嗓子在叫:“水根!水根!狗娃子的跑哪去了?快去,赶快去,去北门回春堂请他们老掌柜的过来瞧瞧!”
3 {& ]7 ]. M2 k' b1 E+ [  _  你说他们能不紧张么,眼看昨天的那些不起眼的没人吃的鳅子经过王况的手一倒腾就变成了人间美味,引起食客争抢,还有几个食客已经预定了明日晚间还要来吃那泥鳅芋子汤呢,王况这时候可已经成了宝贝中的宝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凉了,见他拎药回来,还真是担心这祖宗真有个三长两短的,别说东家会罚他们,就他们自己也不好受,这可是财神爷啊,有他在,客栈的发达指日可待,客栈好了,依着东家的性子,他们这些个人也能沾很大的光不是。再说了,这么个小孩子,却重礼节,一口一个的大哥爷爷的叫着,退一万步来说,就是王况没有那神奇的做食之才,他们也是紧张的,还是个孩子啊。
1 F+ f+ |1 A2 H% I6 J9 \7 W+ R  N. Jwww.xmjeep.com王况这才知道他们误会了,却也实实在在的为他们的关心所感动。赶忙解释:“孙爷爷,孙大哥,我身体好着呢,这不是煎来吃的药,是用来做吃食的。”% {# E8 `, ]% Z$ `$ E3 `- J
  听得王况解释,孙掌柜这才缓过气来,直抚着胸:“吓死老头子了,吓死老头子了。。。”然后犹自不信的问:“大郎你这药真是拿来做吃食物的?可别瞒着孙爷爷,有病就请郎中来看,疹金你不用愁的。”厦门越野联盟/ c4 J3 [8 J2 I$ h
  “真是做吃食用的,我瞒孙爷爷做什么?小子心里知道,孙爷爷爱护我得紧呢,有事定不瞒您。”
2 J! Z- n. G+ I) s' [5 l/ `, twww.xmjeep.com  “那就好,那就好。”孙掌柜总算放下心来,一边又挥手让原来在王况院里帮忙改厨房听得掌柜叫唤而赶来的孙水根回去:“没事了,忙你的去。”( X. ]1 p, O& r- z& l
  总算安抚了一众人等,这时候已经有食客在堂前吃酒了,见老掌柜的和伙计这么紧张一个小孩子,个个好奇,就有人问孙二:“我说伙计,这小郎可是你们东家独子啊?瞧你们紧张的。”# ~$ A  B# m! U! a3 d7 y( n7 X
  得过东家的吩咐,孙二自然不会说实话,只说到:“这是我们东家的远方侄儿,自幼就得家里喜爱,人又聪明,双亲故去后,东家就接了来放跟前疼着,可疼得紧了,我们自然也就紧张不是?”
0 S& c. n' q6 A& `* o* d9 P$ s  “那是那是,你们东家的心好那是远近闻名的,自家侄儿那不是更疼惜,小郎好福气哦。”
$ [# N6 @9 U. c  R+ W& A( m- B! _  尴尬的笑笑,王况也不答话,只拱了拱手。拎着几包药就往厨房去了。
[fly]我是一只乘风飞翔的鸟[/fly] 一杯清茶一盏灯 坐看 一羽轻裳 飘 如雪

TOP

第十二章 富来客栈的春天(中)

  来到厨房,祝四娘子在烧火,王师傅正在做食。堂前闹出的大动静他们是知道的,只是一时间走不开,没法去瞧,见得王况拎了几包东西进来,也就都用探询的眼光看着王况。王况笑笑:“路过药店的时候想起一种很方便的吃食来,就买了些用得上的药材来。对了,得空还得请婶婶帮我缝几个拳头大小的布袋来洗净晒干,下午要用的,可好?”厦门越野联盟2 `6 _6 b& {" J. B
  “好啊,这我这就帮你缝,正看着火的,一边缝一边顾灶火也是方便。”祝四娘子应了声就回房去取针线和碎布了,唐时布料还是比较珍贵的,一般人家做衣裳剩的边角料都是归拢在一起,舍不得丢的,等到凑够了,也能拼出件小衣来。www.xmjeep.com. u( }0 v# S6 v: b) q7 a7 ?8 l7 W
  “大郎这是又要做什么吃食了?”王师傅见王况又要出手,很是期待。www.xmjeep.com0 j4 U  g' r) J$ ]3 Z% R0 H  r
  “做卤食,就像酱肉啊什么的,不过有些不同。厨里可有些什么新鲜的肉或下水什么的?”王况眼里扫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可做卤味的材料,很是奇怪。" h4 x- x' a) W4 }* _6 |
  “有啊有啊,昨日刘庄一头牛摔断了腿,眼见得不行了,就杀了,先那胡六来的时候顺嘴说出来,掌柜的就派人去买了一扇肉和下水来,都在井里吊着呢。”
8 ~: ?5 W5 h& `厦门越野联盟  原来唐时并没有肉牛,都是耕牛,平常人家好好的牛舍不得杀,也根本不敢杀,耕牛都是在官府备案的,牛病了或伤了后还得让里正验过后才能宰杀。孙掌柜一早听得这事情,就安排人去买了肉和下水来,牛肉可是平常少见的吃食,这逮着机会好说好歹才从庄户门口中抢下一扇,买得多了,现时间天气转热,就吊在井里保险了。井里的温度通常都是冬暖夏凉,夏天用来存肉,三两天也是没问题。要是肉多了,就只得放冰窖去了。8 o; M1 `8 h/ q
  王况听得大喜,牛肉好啊,卤起来又香又有嚼劲,问明了下水里还有半个牛肚后,就央王师傅去切了几斤牛肉和一半的牛肚来。洗净了,牛肉切成约摸一斤左右大小和牛肚入锅汆煮。等牛肉熟了,捞起用凉水冲净,放一边备用。那边王况已经将买来的药材洗净晾着了。
' {% D7 m' C+ k2 T1 [www.xmjeep.com  忙完这些,已经是中午,习惯一日三餐的王况就在厨房随便找了点吃的,填了下肚子。
: {! c6 S4 s4 G& nwww.xmjeep.com  晾着的药材都已经干了,祝四娘子缝好的布袋也已经洗净晾干。用麻布做的袋子很是合王况的意,布料并不密实,还有些隐隐的小孔,比后世的纱布却密了许多,这样有小孔的袋子最是好用,在卤的时候袋里的药材不会跑出来,连碎末也不会掉,而汤汁却能很容易的渗透。
0 J+ B; }4 b+ h" h* g  考虑到卤味可能带来的影响,王况让孙掌柜遣人去把东家孙铭前叫来,看他要怎么安排卤味的配方保密。这配方对王况来说是小菜一碟,后世的他就把自己的配方放到了网上,再说对王况来说,只要自己有脑子,就能变着花样的搞出很多东西来。虽然不知道这配方在唐代的重要性和轰动性,但是也能猜到,卤味这么一个能带来革命性的吃食,对客栈今后的发展至关重要,想想,每个来往的商队,看到这种容易储存又美味的吃食,能不动心?只要是常年在外面跑的人,总有露宿野外的机会吧,对于商队来说,让他们选择只有咸味的酱肉(唐时的酱肉多用牛羊肉,用豆酱,盐再配一两样香料煮熟就成了,没经过卤制,味道根本进不到肉里)和香味扑鼻的卤味,多半会选择后者。0 ]+ c, L  K' }4 v
  闻讯赶来的孙铭前听了王况介绍,想了下,又把祝四娘子单独叫到帐房嘀咕了半天,才出来告诉王况,以后他这个现在还没出现的卤味就由祝四娘子操作,配方自然捏在孙铭前自己手上,以后他每天在家里按王况提供的配方把药材加工好都碾碎了包在布包里再送到客栈来,这样即使操作流程流传出去,但配方却是能保密了。1 w) g4 N4 _& S, y5 e
  此时王况才知道,原来祝四娘子竟然是孙铭前夫人的姨表妹,因丈夫去世的早,自己拖着三个孩子,孤儿寡母的又不容易,而祝四娘子又不愿意改嫁,虽说夫家中叔伯平时对他们孤儿寡母也颇多照顾,但都是穷苦人家,再照顾也是有限。孙铭前夫人自然看不得自己表妹受苦,和孙铭前商量,反正客栈里也需要烧水洗碗的,就让祝四娘子把自家田地托付给叔伯后来客栈帮忙了,孩子也和叔伯住一起,祝四娘子也就旬日才回家一趟,给孩子带些东西。
, s5 k; l9 R" I/ [9 v& Q  了解情况的王况不由的感慨古人的淳朴,可以说,从他穿越来到现在为止,他还没见过什么勾心斗角阴险狡诈的人物,基本上个个人都是很实诚的样子,不由为自己感到庆幸:人品大爆发啊,可比其他穿越人士幸福多了,都是碰到好人。厦门越野联盟. A5 z; G8 v5 j+ K/ ?% D
  事实上,王况目前接触的人都属于社会底层,尤其是商人,地位比农人还低,也仅比乞丐妓女和流民高一点点而已,比起匠工类的还不如。而越是社会底层的人越是淳朴,几乎都没什么尔虞我诈的心思,讨生活都顾不过来了,还有那心思去和人斗?就是后世,如果到了经济很不发达的山区,那里的人们也是以淳朴居多,而且是越困难的地方人们就越淳朴。几乎可以说,是金钱迷失了人的本性。
9 a" n, i4 }# w. D/ U" G  听得以后都由祝四娘子来做卤味,现在厨房里也没了什么事,王师傅很是知趣的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厨房,他心下倒是没半点嫉妒心,一来他人本分,二来,人家祝四娘子可是东家亲戚,由她来做最合适不过,三来呢,他已经掌握了泥鳅芋子这道菜了,只要还呆在客栈里,今后的富贵肯定是会有的,他也满足了。5 h; [! A; O3 h1 d* h9 X/ a$ L; v
  药材前面的操作过程并没有避人,东家也不担心,这些药材也只有郎中和药店里的伙计这些人能认得齐,旁人能认得一两样就已经不错了。
0 E* R) D3 G9 K5 D' E  一切都已经就绪,第一次操作只能是王况亲自动手,祝四娘子在旁边看着帮忙。将锅洗净,让祝四娘子把火烧旺后,倒入麻油,等油上泛起一点青烟后,王况先将桂叶、姜、切好的葱白、拍碎的蒜头和肉蔻及甘草、花椒丢进去炒香,然后迅速的倒入米酒煮沸后,加水、盐、以及过滤好的酱汁。等到煮沸后,用箅子把汤里的那些香料挑出来,把葱白捡出来扔了。蒜头复又丢进汤里,再找个袋子,把捞出的剩余的香料装好,袋口扎紧,也丢到汤里;其他没入锅炒的陈皮什么的也一股脑的装另一个袋里,又添了些胡椒粒,也扎紧了丢进汤里。1 D0 W7 ^: j. q5 X4 j$ A. U4 t& N
  王况并没有很严格的来区分药材的比例关系,他只告诉祝四娘子一条原则,凡是药味比较重的比如丁香就少放,药味淡的比如草果就可以多放些,做到汤香味中有一点药香就可以了,具体的分量自己估摸就行,没必要搞那么严格。卤味这东西,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做法,多做几次也就能基本固定好分量,味道也就基本固定了下来。
: _! `$ j/ ^" g; @- @- _7 W$ n+ \www.xmjeep.com  接着王况把前面煮好的牛肉和牛肚也放了进去,等再一次煮沸后,让祝四娘子找了个大点的黑釉陶钵,把锅里的卤汤和肉都盛到钵里,放一边腌泡,要至少泡一晚上,第二天再用大火煮沸后再就用这个陶钵在炉火上用小火焖半个时辰就得了,以后这汤就可以反复的卤制东西,每隔几次把药袋里的香料换掉就行。, `! c4 t6 Z8 I% w5 w+ A0 j- i' Z
  此时,还没卤成,就已经闻到阵阵香味出来,又听说这卤汤卤东西会越卤越香,越陈越香,孙铭前不由的两眼冒光,也是更加上心,这钵放在厨房他也不放心,就让祝四娘子捧到她自己房里藏好,等明天再来煮。
" T6 J1 t6 W& O9 twww.xmjeep.com  王况现在担心的是食材的来源问题,唐时的肉类几乎都是羊和猎人们上山打得的野味,还有就是家养的鸡鸭鹅了,猪是没多少人吃的,养的人也少,牛就更不用说,只有病了伤了的牛才能宰来吃,平时的庄户吃肉本来就少,如果偶尔有牛病了伤了不得不杀了的时候,几乎都是自己村里就分了。这次也是孙掌柜听说有牛要杀,赶去得及时才好说好歹买得一扇牛肉,说是一扇,也不过是百来斤的样子。卤味刚推出的时候,销路肯定不大,倒也是不愁原料来源。但如果以后销路大了,这肉可就少了。
9 Q1 `7 ], i: T' [, w, v- hwww.xmjeep.com  听得王况把情况一说,孙铭前也愁眉苦脸起来,东西是好,可也得要有充足的货源啊,刚才的香味他是闻到了的,可以肯定,今后这卤味必定将给客栈带来滚滚财源。. b: q5 m0 M4 |- `5 B% D& p! W
  “其实,很多东西都可以卤的,鸡子鸭子(鸡蛋和鸭蛋),鸡鸭,豆腐都可以。”王况也试着帮孙铭前打开思路:“鸡鸭可以整只卤,而且,卤的品种越多,这卤汤就越香。还有就是豚(唐时称猪为豚,王况后世就知道了的)肉卤起来也很香,尤其是耳朵和大肠。”: @0 T. i9 i2 a* X  p' h  ^
  “可豚肉卤来有人吃么?”孙铭前有些发愁。$ D" S+ L$ B% V/ C$ }2 Y6 @
  “富贵人家不吃,但走夫贩卒总是会吃的吧,时间长了,总是会有富贵人家尝试的,总能打开销路。”王况可是知道,后世的中国人吃得最多的就是猪肉了。更何况,王况还见过就在南门不远处,还有家卖猪肉的小铺子呢,可见得猪肉还是有人吃的,只不过是上不得席面罢了,这就如同后世,一般操办酒席,鸡鸭下水是一般不上台面的,但平时喜欢吃的人却多了去了。
% r/ b# |  f/ Q" n( K: r5 f厦门越野联盟  孙铭前也知道这点,被王况一说也就心里豁然开朗,当下把孙掌柜拉来,吩咐去肉铺买些豚肉来,王况这边也交代孙掌柜顺便把平时几乎卖不动的大肠和猪头也卖下来(大肠由于有股子骚味,很难处理,一般人都不大爱吃,猪头也是很难处理,所以也就卖不动)。王况是知道怎么处理的,也不发愁。而且,猪身上最好的肉可都在头上,就是猪的两块咀嚼肌,俗称合头肉的,合头肉不管是炒来吃或是煮汤,都是又滑又脆。后世的菜市场上是几乎买不到合头肉的,都被肉贩留着自己吃或专门卖给酒店了,而合头肉量不大,一只二百斤重的猪也不过能得到半斤。
( B# v. l3 L5 z  }/ D0 I  y  (这里顺带说下合头肉的辨别,合头肉带了很多白色的横纹,很像是筋,但炒熟后决不硬,很好嚼,也决不塞牙。很多酒店里卖的猪头肉(酒店里具体叫什么一时间忘了)都是拿里脊肉用嫩肉粉腌过后冒充的,吃起来有股怪味,而合头肉根本不用嫩肉粉,随便怎么烹饪都很脆。一头猪才那么点合头肉,那么多人吃,家家酒店都有这道菜,哪里来的这么多原料?如果诸位在就酒店里吃到这道菜,稍微一看就能看出来,没有横纹且肌纹里长的绝对是假的。)
[fly]我是一只乘风飞翔的鸟[/fly] 一杯清茶一盏灯 坐看 一羽轻裳 飘 如雪

TOP

发新话题